滨州股票配资

社保知识手册 | 社保查询 | 养老保险 | 医疗保险 | 生育保险 | 工伤保险 | 失业保险 | 百家争鸣 | 问吧
> > > 正文
 
最后,我穿起了马裤和蓬袖衬衫,头上绑了条围巾,戴了一对埃尔罗?弗林 似的耳环。万圣节当天,整个教室里都是鬼怪、巫婆和流浪人,我是学校里惟一的海盗,说不定在全国也是独一无二的。老师打着拍子,让我唱《特 风行云像烫了手一样把头抛了起来。

2020-5-27
“是鬼怪?还是盗尸鬼?”
“都不是。”
“大概是个小吸血鬼?”
“我不吸血妈妈。”
“也许是个仙灵?”
我号啕大哭。近两个月来我第一次发脾气用我本来的野性声音尖叫。这个声音吓倒了她。
“看在上帝的分上亨利。你把我吓疯了把死人都叫醒了叫得跟女妖似的。不给你过万圣节了。”
我想告诉她女妖天性敏感她们会流泪哭泣但从不嚎叫。但我没说而是打开了泪闸哭得像双胞胎妹妹一样。她把我拉过去拥在怀里。
“好了我只不过开个玩笑。”她抬起我的下巴看着我的眼睛“我只是不知道妖怪是什么。听着去当个海盗怎么样?你会喜欢的是吗?”

那头正散发着一股吹拂不去腐败的恶臭俎虫在他的眼窝与耳朵孔中钻进钻出仿佛来到一处无忧的乐园。

“我们真的要带着它吗?”瓦牙一边吐一边抬起无辜的眼神看着风行云说。

风行云像捏着老虎尾巴一样小心翼翼地将那颗头提起来看了看吐了吐舌头:“那死老头就送这个给我们做临别留念我看还是不要算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咬人把它背在背上突然咬我一口怎么办?”

那脑袋突然哼了一声反驳道:“你的耳朵很香么?凭什么指望我去咬它?”

摩鑫 http://www.hebgcc.org.cn


社保关注热点
 
社会保险关注排行
推荐专题
产 品 库
| | | | | | | | | | |
保险公司
| | | | | | | 更多
社  保
| | | | | | | | | | |
保险界
    独家策划